枫木君

请点开。
这里是枫木,没错,我的名字很多。
澄吹一枚,安哥迷妹一枚,受控一枚,黄少骨灰级死忠粉一枚。
曦澄骨灰级死忠粉!爱《全职》和《魔道》不解释!
《魔道》吃忘羡、曦澄、聂瑶、薛晓、追凌、桑仪、温启、轩离。
《全职》吃伞修、喻黄、方王、周江、(江周也可以)韩张、双花、双鬼、昊翔、林方、刘卢、杜柔、莫橙、叶蓝(主要吃伞修)。
更文时间不定,挖坑不填是特长。

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生日祝福

这是下篇,本来还想多写点来着,结果发现脑洞不够用了……

注意事项:

1.本篇包含黄少的,杰西卡的,乐乐的生日祝福,cp向为喻黄,方王,双花,伞修,其他cp不明显,所以标签就只打这几个。

2.本篇包含药庙互怼。

3.一切和时间有关系的请不要当真,都是我编的。

4.逻辑混乱,ooc预警,还请做好心理准备。

……………………………………………………

荣耀第一剑圣:???不是,怎么忽然就到我了?这个妹子@全职死忠粉你是不是他们微草的粉丝啊?

全职死忠粉:不,我是蓝雨的忠实粉丝,也是黄少你的骨灰级死忠粉,但是我们的口号是黑遍全联盟,我们就是传说中的粉似黑!【骄傲】

魔术师:想不到嘛,黄少天,你也有今天!

荣耀第一术士:所以王队是有什么意见吗?说不定马上就到王队和方神了。

治疗之神:那万一喻队是第三个呢?小心打脸啊。

散人快打:前排围观药庙互怼。

联盟第一弹药专家:前排围观药庙互怼。

联盟第一狂剑士:前排围观药庙互怼。

荣耀第一剑圣:靠靠靠!王杰希你也太坏了吧?!竟然还抢我们俩蓝溪阁的BOSS!我这就让他们抢回去!!

魔术师:黄少天你可不要太过分啊!你也不看看你们抢了我们多少BOSS!

治疗之神:小队长!再让我们中草堂的抢回来!!

喻队:……

喻队:少天,你是不是把视频的事情忘了?

全职死忠粉:……各位大神,我知道你们平常就是这个样子的,但是你们这么说话,不怕叶神把BOSS抢走吗?荣耀第一剑圣:靠!老叶你不要脸的啊!还真抢走了!!

散人快打:你看看这几大公会可都在呢,不抢的才是脑子有病吧?能抢一个BOSS是一个嘛。

全职死忠粉分享了五个视频

全职死忠粉:我觉得我再不发的话,我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全职死忠粉:其实主要看最后一个就好了,前面的……

职业选手们表示同意,统一点开了最后一个,又同时把这五个视频保存了,为什么?留着以后怼黄少天啊!

“黄少生日快乐!”一男一女出现在镜头里,女孩一直再说,男孩却是一声不吭,“为了给黄少庆祝生日,我刻意来到了广州!不得不说广州的小吃真的很好吃。”

“从今天起,黄少就成年啦!十八岁了哦,就可以出道了!下个月第四赛季开始,一定要加油!我们期待看到你和喻队的剑与诅咒!同时恭喜喻队从今天起就可以合法上天了!!”男孩在女孩耳边说了几句,女孩就摆了摆手,“上个月b站竞选萌王,黄少得了第二,不过没关系!在我们心中你就是第一名!永远都是冠军!是剑圣!是妖刀!”

女孩咬了一口小吃:“而且最后一天的时候,微草的粉丝都在给你拉票呢,大家都希望你得冠军……明年我们不参加这种比赛了!你的舞台在比赛场上!在荣耀上!在别人眼中你们是什么样子你们不用在意,因为还有我们呢!我们会一直陪伴在你们身边,因为,你们也一直陪伴着我们啊。你们陪着我们走完了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以及现在的2018年。我们相信你们会一直陪着我们,因为你们是那么的好……”

“我的废话比较多,还请不要介意。”女孩抹了抹脸上的眼泪,“生日快乐,我们的小剑圣。一定要带领蓝雨取得冠军哦,冠军会是我们蓝雨的!我们会为我们心目中的冠军加冕!”

全职死忠粉:然后是王队。

魔术师:!!!

全职死忠粉分享了五个视频

“杰西卡!生日快乐啊!”一个比较大的女孩子笑道,“我成功考上理想的大学了!是北京的政法大学哦!本来都打算放弃了,不过后来因为你又打起精神,努力学习了。”

“我知道你不会知道我们有多么喜欢你,但是只要一直喜欢就好啦,毕竟这是我们心甘情愿的。本来只是听书人,奈何入戏太深。”

“今年是2017,去年我正是高二,学习变得紧张起来了,我实在是接受不了,差点放弃,然后就看到你啦!”女孩又拿出一个平板,“这是妈妈送给我的生日礼物,表妹也有一个,就是她推荐我去看的全职动漫,真的很好看哦!把你画的很符合我们心中的形象。”

“本来我对这种小说和动漫是不感兴趣的,但是我当时真的是很无奈,对自己很失望,就看了这个,结果看到你出场的时候就觉得你很厉害,魔术师啊!越往后看越觉得你就像是邻家的大哥哥一样,会保护微草的队员,一个人扛起了微草,带领微草拿得了第五和第七赛季的冠军。”

“真的很喜欢你啊!有一次出去看星星,就忽然觉得星星都比不过你眼中的万千星辰。是你激励了我,现在我也考上大学啦,你真的很厉害呢。”

“哪怕知道你只是一个不存在的人,但我愿意用一生去喜欢你,去等你,因为荣耀永远不会散场啊。生日快乐,我们的魔术师,万千星辰终将会为你加冕。”

与这两位的生日祝福比起来,喻文州和方士谦的简直不要太正经,然后就是张佳乐的。

“繁花血景一万年!乐乐你知道吗?这是繁花血景的应援语哦!还有枪响,雷鸣,剑起,繁花血景。繁花血景真的就是我们的信仰。”

“当我看到那些百花粉的怎么样的时候,我真的好心疼你啊,明明你只是为了冠军而已,为什么要这么对你?他们根本不了解你……”

“我相信,国家队会取得世界冠军,但是,荣耀依然欠你一个全国冠军啊,欠你和孙哲平一个只属于你们的冠军,属于百花的冠军。你们真的很好,好到我只要一想起你们心就生疼,不过今天是你的生日,就要好好庆祝嘛。”

“这是我去花店买的花,总共九种,意思是你在国家队里的序号,然后又撒到了房间里,这是专门放你的周边的房间哦!我还给你买了一个大蛋糕,不过你不能吃呢,那只能我代劳了。这是奶油蛋糕,因为去年是巧克力蛋糕,前年是水果蛋糕,今年就是奶油蛋糕啦!生日快乐!荣耀第一弹药专家,张佳乐。新的一年也要和孙哲平好好的呢。”

还有其他人的,无一不是用心做的,不长,却每一年都没有错过,哪怕是在外地,也要录个视频,给他们庆祝生日,其他职业选手还好,张佳乐一听到繁花血景,眼泪就直接往下掉,好不容易才止住了。

全职死忠粉:各位大师,感谢你们带给我们的感动,感谢你们对荣耀地热爱,对冠军的执着,感谢我们遇到了你们,那么好,那么了不起的你们。

散人快打:你们……真的是另一个世界的?我们到底是什么情况?

全职死忠粉:不用管我们是谁,你们就是你们,就像视频里说的那样,我们会一直喜欢你们,因为你们会一直待在这里,我们会一直陪着你们,因为你们不会离开。

全职死忠粉:你们只需要知道,支持你们的不止是你们看到的,还有很多你们不知道的,我们会看着你们取得冠军,全国冠军,世界冠军。
2025年,苏黎世见。
荣耀十年,永不散场。

那个不知名的女生打完之后,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就迅速退出了,就连好友都把他们删了,他们也没有退出群聊,只是把群名改了,默契的不出声,在下一场的比赛上更加努力,同队的队员都怀疑他们怎么了,方士谦更是定了机票,回国后就直奔微草。

是的,除了这里的粉丝,还有很多人喜欢着他们,把他们视为信仰,视为神,他们不能让那些人失望,哪怕他们看不到,他们也要去努力,去奋斗。为了冠军,为了荣耀!

叶修又坐车去了南山,瞒着苏沐橙去的,兴欣队员除了留在上林苑,和玩家奋斗的魏琛之外,没人知道他去了南山,魏琛也以为他只是出去买烟而已。

“沐秋,我来看你了。”叶修点燃一根烟,只是让烟在那里燃着,“没想到还有人记得你啊,有那么多的人希望你回来,希望你看看沐橙,看看我,和我一起站在荣耀的巅峰,你为什么不回来呢?”

“谁说我没回来?”

略显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叶修也没回头,说了一句:“还知道回来看看我啊?”

“我也是回来看看沐橙的好吗?”苏沐秋把烟抽走,踩熄,“你怎么退役了?”

“不退役难不成要我和老魏那样?”叶修握上苏沐秋的手,“还走吗?”

“不走了,就这么陪着你了。之前是我把你捡回我家,现在你把我捡回兴欣网吧吧。”

“行啊,走,回去练级去,把神之领域再闹一边去。话说你输给我的那几百次还没完啊,还比不?”

“比啊,这次我肯定能赢了你。”

然后的几周里,神之领域的玩家们——尤其是各大公会的会长,仿佛又回到了君莫笑刚刚来到神之领域的那段日子,不过那次是一个,这次是1+1>2!

第十二赛季开始后,兴欣除了叶修复出,又有了另一位远古大神苏沐秋的加盟,兴欣再次获得冠军。

荣耀十年,永不散场。

各位大神,生日快乐!

这就是我刚刚提到的报纸,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我估计时间是2014年的,当然,我估计的不一定是对的……

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生日祝福

主要就是我们这些全职死忠粉中的一个妹子成功穿越了次元,加了这些职业选手为好友,然后让他们看我们这些粉丝为他们录的生日祝福。

注意事项:
1.本篇较长,分上下篇,上篇主要是叶神和伞哥。

2.因为第一次在乐乎发全职同人,请做好ooc的准备。

3.那些视频的内容有的是听说的全职的句子,有的是自己想的,所以很草率,很简略。

4.关于叶神的最后那个视频灵感来自同班同学发给我的别人庆祝叶神生日的视频,是真的有,但我不会形容。

5.那张报纸的日期大概是2014年,本篇中和时间相关的请不要当真,那张报纸是在bcy上看见的,之前也看到过,问题是我压根就不会把图片发上来,等会儿单独发。

6.含有微量的喻黄,周江,韩张,林方,韩张,昊翔,双花,伞修占的较多,只打了全职高手,伞修,喻黄,叶神和沐秋的tag抱歉。

以上没问题的话,那就开始吧!

……………………………………………………

2026年的第一天,职业选手们本能地登上了QQ,却先后看到了一个好友申请。

           荣耀职业选手小群

荣耀第一剑圣:天啊,大事不好了!我们蓝雨遇上大事件了!竟然有一个叫“全职死忠粉”的人同时申请成为我们蓝雨的队员的好友!这是谁家的脑残粉啊!!拖走拖走!

散人快打:开屏就见黄少天。

散人快打:等等,是谁把我的备注设定成这个的!

张副队:蓝雨也是这样吗?我们霸图也遇上了。还有,叶领队,我们的备注都是这个类型的。

废物点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谁给我设的备注?老叶是不是你!

散人快打:我的备注都是别人设的好不好?我闲的没事设你们的备注?不过你这备注……啧,那人设得真贴切。

废物点心:滚!

废物点心已将备注改为联盟第一气功师

全职死忠粉已将联盟第一气功师的备注改为废物点心

废物点心:@全职死忠粉你到底谁啊?!谁把她拉进来的?!!

荣耀第一剑圣:卧槽,这不是给我们发好友申请的妹子吗?她怎么进来的?谁拉的啊?不是不能随便拉人的吗?踢出去踢出去!

荣耀第一术士:少天,这不是我们的选手群,只有全职死忠粉是管理员。

联盟第一弹药专家:方锐你这备注,真是无比贴切!哈哈哈!话说这位妹子@全职死忠粉,你到底是谁?

魔术师已退出群聊

全职死忠粉已把魔术师拉进群聊

魔术师:……

荣耀第一剑圣:哈哈哈!王大眼你竟然还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

小事情:所以大家是全部接受了全职死忠粉的好友申请的吗?要不是怎么被拉进来的?

荣耀第一剑圣:……

荣耀第一术士:……

联盟第一弹药专家:……

联盟第一狂剑士:……

魔术师:……

治疗之神:……

张副队:……

韩队:……

枪王:……

九点水大大:……

小斗神:……

唐队:……

废物点心:……

荣耀第一流氓:……

散人快打:……

…………

联盟首席枪炮师:连退役的选手都被拉进来了吗?难不成那个叫全职死忠粉的妹子都给你们说她有另一个世界的人对你们的生日祝福?

荣耀第一剑圣:所以说苏妹子你也是的?莫非大家的情况都一样啊?难不成我们真的遇见鬼了?

小事情:黄少你也一样吧……那统计一下都有谁?

联盟首席元素法师:确实,统计一下比较好,不过还是想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位妹子你倒是冒个泡啊!!@全职死忠粉

张副队:我已经统计完了:
黄少天,喻文州,张佳乐,孙哲平,王杰希,方士谦,张新杰,韩文清,戴妍琦,肖时钦,方锐,林敬言,江波涛,周泽楷,吴羽策,李轩,苏沐橙,楚云秀,孙翔,唐昊,叶修。

散人快打:所以我们都是被@全职死忠粉这位妹子拉进来的呗。

全职死忠粉:各位大神好。我只是想给你们看一下我们有多么喜欢你们而已。

散人快打:不是,大妹子你这有点惊悚啊……

全职死忠粉:首先是叶神。

全职死忠粉:【图片】

散人快打:……

荣耀第一剑圣:哈哈哈,老叶你的名气不怎么样嘛!哈哈哈!还问你是谁!哈哈哈!

吴女士:黄少你的重点搞错了,重点应该在那四张各不相同的图片和“次元壁”代表上。

联盟首席枪炮师:所以叶修你是怎么上报纸还是上的2014年的?那个时候你们两个不是还在和荣耀战斗吗?

散人快打:这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废物点心:老叶你这挺厉害的哈,荣耀职业联赛第一赛季都没开始呢,你竟然就上报纸了?

散人快打:……林敬言,把你家方点心带走。@荣耀第一流氓

荣耀第一流氓:锐锐乖,我们私聊。

全职死忠粉:不知道各位大神信不信,你们的故事其实已经成了一本书,名字就是《全职高手》,简称全职,我就是你们的死忠粉。

全职死忠粉:你们可能不知道,你们的名气在我们那里绝对不比现在低。《全职高手》从2011年开始连载,2014年4月28号完结,然后叶神你就迎来了完结后的第一个生日,20万网友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给你庆祝生日,有的画画,有的写文,有的录视频。我这里就有一个视频。

全职死忠粉分享了几个视频

第一个视频里有一个女孩,她先是把镜头固定住,然后坐在了椅子上,笑了笑,对着镜头打了个招呼:“大家好,我的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给叶神庆祝生日。”

“今年是全职完结的第一年,也是叶神你的第一个生日,这么值得纪念的日子当然要来
录视频啦。”

“也许在别人眼中,你只是一个虚拟的人物,但是在我们眼中,你就是我们的神,就是我们的信仰。”女孩好像很满足的样子,“你说要拿到冠军,就拿到了冠军,要连胜,就有了三十七轮连胜。真的很感激你,感激你陪了荣耀粉十年,感谢你坚持了十年,感谢在那个雪夜你走进了兴欣,感谢遇见了你,最好的你,最了不起的你。”

“真的很感谢,也很喜欢你。你是那么好啊,好到让人就那么喜欢上了。这是第三年,以后的几年,要一起度过哦。”

女孩想到了什么,又补充了几句:“明年的夏天,他就要走了,趁着这个时间,再和他打闹几次吧,要不以后就没机会了呢,祝你们一切都好,以后也要一直这么好。”

最后一个是在晚上,还是她,她调好前置柔光灯,说:“有人要给叶神庆祝生日,身为叶神死忠粉的我当然要到场了!”

然后就是一阵尖叫,隐约可以听出在喊“叶神”“叶修”“荣耀十年,永不散场”,以及几声“我喜欢你”。

大家都看完了,却没有一个人说话,他们的粉丝确实很多,但是和这个女孩一样的,还真的不太多,更何况她说的“他”又是谁?除了兴欣的人之外,也没人知道了。

全职死忠粉:然后是你们很多人都不认识的苏沐秋,伞哥,也是当年第一区的知名人物——秋木苏。

韩队:秋木苏?他怎么了?@散人快打

散人快打:死了。

“伞哥,祝你生日快乐!”一个满脸笑意的圆脸姑娘坐在桌前,桌子上还有一个小蛋糕,“嗯,这个蛋糕是给你买的,不过我就帮你吃了哦。”

“今年怎么样?嗯,我算算啊,是你捡到叶神的第三年,嘻嘻。明年的夏天,说什么都不能出去啊!要不……要不然,我们都会想你的……沐橙想你了,叶修也想你了,我们都想你了……”

“你回来好不好?我把我的命分你一半,你回来看看吧……看看沐橙都已经长大了,她用的是你之前用过的沐雨橙风,吞日也没有问题,一叶之秋被称为斗神了,你回来看看吧……”这姑娘越哭越凶,连职业选手们都看不下去了,而他们却又听到了另外一句,“他们都说枪王周泽楷,可是……可是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神枪啊……沐秋,你回来让他们看一看什么是真正的神枪好不好?就一天……一天就够了……”

荣耀第一剑圣:我去,老叶,这什么情况!这姑娘你认识?苏沐秋是谁啊,你们认识?

荣耀第一剑圣:等等,苏沐秋,苏沐橙……难道苏沐秋是苏妹子的哥哥啊?不是,你们好歹解释一下好伐?

散人快打:嗯,我当年离家出走,结果遇上了沐秋,他就把我带回他家,拉着我玩荣耀。却邪,吞日,千机伞都是他制造的,而且,他才是传说中的神枪。

枪王:???

九点水大大:小周的意思是为什么,其实我也很想知道。

散人快打:因为沐秋也是全职业精通,君莫笑本来可是他的号,结果散人这种玩法被淘汰了,我又重新用的。而且沐秋他是枪系最为精通,像我就是战斗法师用的更灵活。

荣耀第一术士:……

枪王:前辈……好厉害……

魔术师:真的很厉害。

韩队:后来呢?他怎么没有出道?

联盟首席枪炮师:因为哥哥在第一赛季开始之前,遇到了车祸。他本来是打算用沐雨橙风的……结果后来还是留给我了……

散人快打:沐雨橙风是沐秋以沐橙为原型设计出的枪炮师,连一叶之秋,秋木苏,君莫笑的名字都是沐橙取的。

吴女士:真是可惜了。

治疗之神:但是如果他真的还在的话……那嘉世刚开始就是有两个全职业精通的变态了吧,那冠军可不就……

荣耀第一剑圣:……

荣耀第一术士:……

联盟第一弹药专家:……

联盟第一狂剑士:……

魔术师:……

治疗之神:……

张副队:……

韩队:……

枪王:……

九点水大大:……

小斗神:……

唐队:……

废物点心:……

荣耀第一流氓:……

全职死忠粉:然后是……黄少的。

蓝宗主和江宗主原来从小时候就要在一起了呢

因为一个小脑洞而引发的废脑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再写什么系列。

全程高能预警,全程ooc预警。

————————————————————

在魏无羡来了之后,江澄不是没有想过养狗,那时,有一个师弟家里养了一只很可爱的萨摩耶,江澄只要有空就会去那个师弟家。

那个师弟的父母经常带着他外出,萨摩耶没人照顾,有的时候会托付给江澄。

可是问题是,只要江澄把它带回家,魏无羡肯定会被吓得抱着树干死活不撒手,江澄想破了脑子都没想到解决的办法。

要不找个人帮忙?不行,他和其他师弟的关系可远不如和那个师弟的关系,而且魏无羡和他们的关系也比他好,肯定不会养。

但是自己又怎么养?

江澄忽然想起一个人。

“萧卿哥哥!”江澄直接一脚踹开了门,那只萨摩耶欢快地跑了进去。

“萧卿”打了个冷颤,只要江澄一喊他“萧卿哥哥”,肯定有事要麻烦他,他只不过是出来找找母亲,顺便除除邪祟,结果这住处就被江澄找到了,有事就麻烦他,没事就来玩会儿,害得他出去也不行,离开也不行。

“阿澄怎么了?”“萧卿”笑着看着江澄。

江澄有些不自在:“也没多大事儿……就是想让你帮我养一段日子的狗。就这只。”

“萧卿”不假思索就同意了。

十几日后,江澄来找“萧卿”,一边给那只萨摩耶顺毛一边郁闷地说:“萧卿,我要把它还回去了。”

“萧卿”看看江澄的侧脸,思索了一番,道:“那以后如果能再遇见阿澄,我就送给阿澄一只狗,好不好?我们一起养。”

江澄不满意地说:“一只怎么够?要更多的才好!”

“萧卿”笑笑,丝毫不介意。

“话说回来啊,你的名字是怎么回事?听起来怪怪的。”

“名字?”“萧卿”愣愣,“‘萧’是因为我的姓是这个,‘卿’是因为我母亲最喜欢的字就是这个。”

“哦……”江澄把有些瘦削的下巴放在了萨摩耶的背上,渐渐睡了过去。

“阿澄?”“萧卿”晃晃江澄,江澄只是困难地点点头,表示自己听见了,实际上他已经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了,昨天和魏无羡一起闹到半夜才睡觉,害得他到现在还困着。

江澄醒了,他白天的时候说过想养狗,蓝曦臣也是笑着就答应了,好像之前就已经答应过了似的。

所以他就回忆起了这一段本来已经忘掉的事情。

“……嗯……蓝涣……”江澄蹭蹭蓝曦臣的脸,“你小时候是不是去过云梦?”

蓝曦臣此刻也是迷迷糊糊的:“嗯,晚吟说的是哪一次?”

“你小时候是不是化名‘萧卿’去过云梦?那个时候你住在云梦的一座山上的小屋子里,然后你说过在见到我的时候要送我一只狗……”江澄抱着蓝曦臣的背,眼睛都睁不开了思路却是很清楚。

蓝曦臣忍不住笑了出来,人也算是醒了:“我白天不是问过晚吟吗?问你要哪种。”

“你是送我的?”江澄有些懵。

蓝曦臣把江澄搂的更紧了:“嗯,要不我要送给谁啊?”

“谁知道你是为了送给我的,我也没说要啊……”江澄此刻羞得都有些无地自容了。

“好了,晚吟乖,先睡觉。”蓝曦臣吻了吻江澄的额头,“晚安。”

“哼……”

江宗主从小到大都很傲娇,蓝宗主从小到大都很温柔,真是天生一对呢。

《美少年养成计划》9

因为这一次主要是亲情向,所以就不打cp的tag了。

ooc预警,混乱预警。

做好心理准备后,开始。

————————————————————

金凌今年十二岁了,应该上初中了。

江澄和魏无羡也是十二岁的样子,也应该上初中了。

所以薛洋在知道金光瑶要教江澄和魏无羡的时候,把金凌和蓝思追、蓝景仪都喊了过来,只是江澄和魏无羡需要从小学教起,所以金凌、蓝思追和蓝景仪就常常不听课,直接出去玩。

于是现在就产生了这样的场景。

“江宗主,我觉得这道题应该这么写,既然互为相反数的两个数相加等于零,互为倒数的两个数的积为一,那么a和b互为相反数,c和d是倒数,那么a加b就是零,c加d是一,那a加b加c加d不就等于一吗?”

金光瑶是个很尽职的老师,他会尽自己所能去教导他们,而且很有耐心,就算是学生再不会,他也会耐心地教导他们,直到他们会了为止。

不要在意,金光瑶教导的一般都是员工,而薛洋把员工统称为“学生”。

“成美你再说一句我就把你的尸毒粉给毁了。”金光瑶笑着看向一旁叼着根儿棒棒糖的薛洋。

薛洋翘着个二郎腿,斜着眼看金光瑶:“小矮子你是要把儿子的玩具给毁了吗?”

“既然知道我把你当儿子养,那还不赶紧听爹的话?”金光瑶倚在桌子上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

“咳。”江澄咳了一声,“金宗主还是……”

“小叔叔,”金凌从门缝中探出头来,“妈妈说外公外婆来了,让……让……呃……”

金凌不想喊这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江澄“舅舅”,但凡是要喊江澄,只要金光瑶和薛洋在场,定是喊金光瑶和薛洋,不会喊江澄和魏无羡。

只是……金凌大概忘记了,八年前,金光瑶刚来时,他也是死活不肯喊金光瑶“小叔叔”,现在……不要随便立flag啊,大小姐。

“好,我知道了。江宗主,你父母应该来了。”金光瑶的视线移到了江澄身上。

江澄愣愣,倒是魏无羡先叫出了声:“江叔叔?走走走!江澄快点!”

“魏无羡!你疯啦?!跑这么快!别扯我衣服!”江澄的声音逐渐远去。

金凌跑的慢一些,跑到最后干脆利落地放弃了,慢慢地走了回去,结果就看见自己的外婆抱着江澄,平日里就算受再重的伤都不会怎么样的她,眼泪竟直接掉了下来。

“阿澄……你终于回来了。就算你不是这个世界的阿澄,我也是你母亲,你都是我的阿澄……”

江澄抱着自己已经多年未见的娘,心中的感情说不清道不明,是高兴,是难过,是感激,还是什么?

江枫眠在后面凝视着江澄和虞紫鸢,魏无羡站在他面前,低着头,迟迟不说话。

“你是藏色和长泽的儿子?已经长这么大了,想当初你父母……”

这是魏无羡第一次听江枫眠如此完整地提起自己的父母,心里难受得要命,他和父母分开了这么多年,唯一清晰的记得的,也就是魏长泽牵着驴,他坐在魏长泽的肩头,藏色散人坐在驴上。

江厌离站在一旁不说话,只是靠在金子轩的怀里抹眼泪。

金凌看着江澄和虞紫鸢那极其相似的眉眼,下意识地就喊出了一声“舅舅”。

也许,他真的是自己的舅舅吧。

你果然是因为开玩笑才给我表白的吧?

内心纠结恋爱恐惧症澄and温柔体贴不敢表白曦

说实话这人设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符合那就不符合吧。

几段话的忘羡,一段话的聂瑶。

不要脸地打了忘羡和聂瑶标签,请见谅。

算是庆祝魔道开播(虽然晚了两天),然后,疯狂表白澄澄啊!澄澄的脸墨初我可以舔一年!!越看越好看!!

ooc预警!bug预警!

……………………………………………………
最近经常下雨,江澄忍了。

最近雨下得毫无规律可言,可能你刚出门就下雨了,江澄也忍了。

可是问题是为什么在江澄和蓝曦臣去图书馆复习的时候会下雨啊!!

江澄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在背地里想着蓝曦臣说如果帮自己考过魏无羡,能不能让自己陪他一块儿去游乐园的事,眉头不由得一阵抽搐,旁边的人一看见他就躲得远远的。

不过他在乎的不是自己能不能和蓝曦臣一起去游乐园,而是自己能不能考过魏无羡。

如果魏无羡知道了肯定会捂着肚子,笑倒在蓝忘机的怀里,嘲笑江澄的智商和情商那明显的差距。

蓝曦臣帮他整理着他的书包,本来以为没什么东西的,结果发现了一把雨伞。

这暗紫色的伞一看就是江澄的,毕竟魏无羡的伞大多都是黑的和暗红色,从来没用过暗紫色的伞。

“阿澄,这伞……”蓝曦臣犹豫不决。不知道是共用一把,还是让江澄先走。

江澄正沉思着呢,虽然蓝曦臣的声音很轻,但还是把他吓了一跳:“啊?应该是姐姐吧。她恐怕是又顺手把伞塞进去了。”

“顺……手?”

“嗯,姐姐一下雨就会带伞,而且会顺手把我和魏无羡的伞放到我们包里。现在魏无羡如果在外面,肯定会和蓝忘机共持一把伞。”江澄的脸上露出了幸福、嘲笑,和拥有一个这么好的姐姐的骄傲。

与此同时,已经快到蓝忘机家的魏无羡打了个喷嚏,喃喃道:“谁在说我……”

蓝忘机见状,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到魏无羡身上,道:“别感冒了。”

魏无羡抓紧衣服,往蓝忘机的怀里钻,笑道:“我就知道蓝二哥哥最疼羡羡了!”

那边的蓝忘机满心欢喜,这边的蓝曦臣满心无奈。自己不就是提议了一下自己背着江澄,江澄打伞嘛,结果江澄死活不同意,至于理由……

“让我一个一米八五的大老爷们像小姑娘似的被你背在背上?!金光瑶和聂明玦这么干还差不多!”江澄的一张脸都要羞红了。

后来江澄才知道,金光瑶不止被聂明玦背过,还被聂明玦抱过……江澄那时候就一个感觉:打脸了。

好了好了,回归正题。

江澄最后还是同意了让蓝曦臣背着自己回去,至于原因?因为这样是比较完美的方法。毕竟被人背总比被人搂在怀里强多了吧?!!

“等等,阿澄。”蓝曦臣忽然从自己包里拿出另外一件戴帽子的外套,先是让江澄带上了大了一些的帽子,又把袖子弄到他胸前,系了一个恰到好处的结。

“你这是干嘛?”江澄皱着眉头,拉了拉袖子,却没有解开。

蓝曦臣把帽沿又往下拉了拉,遮住了江澄一小部分的脸,道:“这样的话可能会暖和一些,而且别人可能就看不到阿澄的脸了。”

“……”江澄沉默了一会儿,“你就不怕你们班的同学认出你?”

蓝曦臣笑笑,道:“不怕啊,只要阿澄不会被认出来就可以了。”

江澄看着蓝曦臣的眼睛,最后一偏头,傲娇地说:“那你赶紧的!”

蓝曦臣把江澄背了起来,江澄搂着他的脖子,余光看到了别人的目光,又把帽沿往下拉了拉,小声道:“你没事儿吧?毕竟我是男生,会不会太重了……”

“我们蓝家人的力气阿澄你又不是不知道,”从蓝曦臣的声音就听不出来他有多吃力,“没事的,放心。阿澄很轻的。”

“我也没担心你……”江澄把脸埋在蓝曦臣的颈窝处,闷声道,搂的更紧了。

蓝曦臣无奈道:“阿澄,你这是要勒死我吗?”

“……”江澄没说话,只是力道松了一些,脸都羞红了。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蓝曦臣又开口了:“阿澄,你家……在哪边?”

“啊?”江澄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好像没带钥匙……

“阿澄?”蓝曦臣没听到江澄的回复,心里多多少少也知道了一些,“要不……你去我家住一晚?”

“这个……”

江澄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有喜欢的人了。

他不是直男。

他喜欢的是蓝曦臣。

等等!这好像不是一个秘密了?!

算了算了,这就样吧。

总之,江澄喜欢的是蓝曦臣。

你们都不知道魏无羡知道后笑得多像一个傻子。

可是现在蓝曦臣让江澄去他家!江澄整个人都不好了。

为什么?因为魏无羡肯定也会在他家啊!

但是我们江澄同学还是同意了。

蓝曦臣家住的很高,二十几层,接近三十层了。

在蓝曦臣家门口,江澄忽然问了一句:“蓝曦臣,你……讨厌同性恋吗?”

蓝曦臣哑然失笑:“如果我讨厌的话,怎么会支持忘机和无羡在一起呢?还是说,阿澄讨厌?”

“这个……”江澄有些尴尬,“那……如果……”

蓝曦臣见江澄的声音越来越小,也不说话,只是和平常一样柔柔地笑着。江澄低着头,不敢看他:“那……如果我喜欢你呢?”

江澄已经做好被蓝曦臣问这是不是在开玩笑的准备了,没想到蓝曦臣却反问了他一句:“如果我有喜欢的人呢?”

“……”江澄没说话,只是在心里“呵呵”了两声。

“我也喜欢阿澄呢。”

“哦。”

江澄正推开蓝曦臣,准备敲门的时候,却发现有哪里不对。

“也”……是什么意思?

蓝曦臣……喜欢的是他?

江澄僵硬地转过头:“蓝曦臣,你是不是之前和你们班同学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你没在开玩笑吧?”

“噗嗤!”蓝曦臣笑出声来,“哪有,我是真的也喜欢阿澄。”

……好的,你果然是在开玩笑对吧?

一直暗恋着自己的“好哥们”的江澄同学的智商和情商依旧表现出了惊人的差距呢。

《美少年养成计划》8

本文ooc预警。

除了曦澄还有一句话的轩离,几句话的聂瑶。

还有,接下来你会看到——社会你瑶哥,人美心还狠以及只出现在了一句话中的金凌和魏无羡。

大小姐、羡羡,请原谅我!

……………………………………………………

蓝曦臣有些后悔让江澄学会玩手机了,为什么?江澄看起来是个学生吧,既然是个学生就要学习对吧,虽然现在是暑假,但是问题是终归是要学习的啊!

可是江澄连蓝曦臣买来的书、练习题、试卷什么的看都没看一眼,都跑到沙发上和魏无羡、金凌、蓝景仪、蓝思追一起打王者去了。

蓝曦臣很无奈,但蓝曦臣选择采取智劝。

“阿澄,游戏玩多了对眼睛不好。”蓝曦臣抽走了江澄手中的手机。

江澄看了他一眼,眯了眯眼,又有了身为宗主时的气势:“我怎么样,管你什么事?”

“……”蓝曦臣毫不气馁,“那我教你初中的课程好不好?”

江澄看看桌子上成堆的书和练习题、试卷,有些犯怵,再看看蓝曦臣那一脸期待的表情,艰难地点了点头:“好……”

然后蓝曦臣又有些后悔先教江澄历史了。

“一九三七年,我国发生了‘七七事变’……”蓝曦臣还没说完呢,就被江澄打断了。

“有这段历史?我怎么不知道?”江澄挑挑眉,“你不应该说你们云深不知处的那三千……哦,不对,现在是四千的家规吗?”

蓝曦臣一脸懵。

“还有‘射日之征’和‘穷奇道截杀’、‘血洗不夜天’、‘围剿乱葬岗’这几件大事吗?”

自从江澄到了现代,他提起这几件沉重的事都轻松了不少,毕竟自己的爹、娘、姐姐,都还活着,金凌也不是没爹没娘了,还有魏无羡……

唯一不好的就是温家的人竟然没有被赶尽杀绝,温若寒现在被蓝启仁看着,温宁和温情则是因为江厌离和金子轩还活着,再加上金光瑶良心发现,告诉了聂明玦真相,现在活得好好的。

但是这一切依然不能改变蓝曦臣一脸懵的心情。

江澄沉思结束后,抬头一看,蓝曦臣还是那幅懵懂的表情。

这人……不会真的是傻吧?

江澄对于自己未来夫君的智商表示出了怀疑。

蓝曦臣很是无奈,叹气道:“阿澄要不我们攻克体育?”

江澄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蓝曦臣发现江澄地身体素质出奇的好,就连使剑都不在话下。

蓝曦臣感受到了浓浓的挫败感。

此时来带着金凌来蓝曦臣家看江澄的江厌离忍着笑,安慰他说:“其实阿瑶刚来的时候也差不多的。”

金光瑶刚到的时候,不是遇见了聂明玦吗?结果差点儿没被吓死。

但是吓昏了这件事儿是真的。

再然后就被金光善推给了聂明玦,开始了惨无人道的学习。

至于为什么要推给聂明玦……你觉得金子轩这个妻奴和儿子奴会好好照顾弟弟?

金子勋这个人不会看见金光瑶就上去揍就已经很好了。

当然,他揍不过金光瑶的。还记得金光瑶的金丝吗?

社会你瑶哥,人美心还狠。

好的回归正题。

不管怎么样,蓝曦臣最后的心情还是好了许多的,因为他的心情现在有许多是对金光瑶的可怜之情,以至于后来他看见聂明玦和金光瑶同时出现就忍不住想笑。

当然,更多的是喜悦之情。

江厌离给他提了一个意见:拜托金光瑶叫江澄这里的基本知识。连带着魏无羡。

“毕竟他们是同一个世界的,比较有共同话题。”江厌离笑着说,她并没有说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金光瑶住在金家,而她自然也在金家,江澄肯定会去金家找金光瑶,这样她就有时间好好弥补没有陪伴在江澄身边的这几年了。

毕竟不管是这个世界的江澄,还是另外那个世界的江澄,都是江厌离的弟弟,江枫眠和虞紫鸢的儿子啊……

当你是这些人的妹妹而且来痛经的时候

此文中的人物都以兄弟俩的身份出场,而你是他们共同的妹妹。

  处清自主补上你的名字,这里建议补上昵称,更加亲切。

标签的话……原谅我对于金子勋真的是喜欢不起来。

其外,“搁楞”是墨初这里的人经常说的,也就是用勺子什么的在杯子里搅来搅去——我真的找不到应该用什么词语了——使杯子里的水变凉。

虽然主要是他们照顾你,但还是有cp向:忘羡、曦澄、聂瑶、轩离。金子勋、聂怀桑、莫玄羽单身。想要哪个抱走哪个!但是小羽哥哥是我哒!!

至于文章标题……请原谅我太直接。

前方高能预警!!

……………………………………………………

1.蓝曦臣、蓝忘机:
蓝曦臣温柔地看着你喝下了一杯红糖水,而蓝忘机则是先塞给你一个热水袋,又塞给你一个软软的抱枕,让你放到小腹上,美曰其名:暖腹。

“忘机哥……这是谁告诉你的方法……”

你捂着怀中的热水袋,和抱枕,脸上的表情很是扭曲:真是的!我为什么会是女生啊?!为什么要放飞自我吃了一个西瓜后又喝了一杯加了冰的柠檬红茶后又吃了一个大杯的巧克力圣代?!而且今天为什么刚好来亲戚?!!!

“  乖,忍一会儿就好了。”蓝曦臣摸了摸你的头,算是安慰。

蓝忘机也是点了点头,说:“别再喝凉的了。兄长,婴他们已经等了很久了。”

“那  ,我们先走了。实在是疼的厉害的话记得给我和忘机打电话。”

……所以说到底是我这个妹妹重要还是你们的媳妇重要?

2.江澄、魏无羡:
你躺在床上滚来滚去,江澄在一旁看着你滚来滚去,无可奈何,抓过一旁的被子就盖到了你身上,把你卷到了被子里。

“晚吟哥!现在是夏天!!QAQ”

你裹在被子里,捂着肚子,动是不能动了,但你还有一张嘴啊!

“夏天就夏天!谁让你滚来滚去的!掉下来怎么办?!”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师妹师妹!快快快!拿一下!烫死我了!”魏无羡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大喊大叫。

在江澄正想接过杯子的时候,魏无羡早就已经松手了,于是……

“啪”的一声。

杯子碎了。

红糖水洒了。

沉默无言。

“魏无羡你就不会放桌子上?就不会等我拿住杯子了再松手?!”

“那你怎么不会及时接住?!”

“你想烫死我?!!”

“那你不接住岂不是也是想烫死我?!!”

于是,这两人就在还被裹在被子里,像只毛毛虫的你的面前打了起来。

……厌离姐,妈,你们在哪儿?QAQ

3.聂明玦、聂怀桑:
聂明玦对于这类事情一向不擅长,所以照顾你的只有聂怀桑,而聂明玦负责的则是看着聂怀桑照顾你。

“  ,试试烫不烫。”聂怀桑端起一杯红糖水,递给你。

“怀桑啊……”你捂着肚子,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我能不喝不?”

大哥要在旁边看着我看着你把红糖水喝下去!赶紧喝!

……怀桑你的腿怎么了?

我怕大哥揍我!QAQ

你去和大嫂说啊……

……我有点儿怂……

……

你和聂怀桑一起看着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的聂明玦,瑟瑟发抖。

喝!我喝还不行?!!

4.金子轩、金子勋:
你以为金子轩和金子勋会照顾人?

好吧,金子勋是不会照顾人,但是金子轩会啊!

好吧,金子轩只会照顾江厌离而已。

你坐在沙发上,默默地喝了一口自己泡的红糖水,差点留下了两行宽度不一样的眼泪。

就算是同父异母的哥哥也不能这样啊!说好的血缘关系呢?!

5.金光瑶、莫玄羽
同样都是同父异母,金光瑶和莫玄羽简直不要太好,太温柔。

金光瑶和莫玄羽从小就和各自的母亲一起生活,对于这种事情也算是有一定的了解。

“  ,再忍一会儿。要不要我帮你揉揉?”金光瑶摸着你的头,温柔地笑着。

你看着在坐在你身边,专心致志地搁楞着红糖水的莫玄羽,沉思了一下。

金光瑶有男朋友,莫玄羽既没有男朋友也没有女朋友。

聂明玦很吓人。

自己如果接受了,恐怕会死。

你打了个冷颤,一个转身,扑进了莫玄羽的怀里:“我怕死!我要小羽哥哥!”

金光瑶也是猜到了原因,脸上笑嘻嘻,内心mmp。

大新闻!泽芜君的清白被三毒圣手毁啦!

主曦澄,微忘羡,隐藏追凌和桑仪。

云梦双杰友情向。

……………………………………………………

大概是蓝忘机的原因,蓝曦臣刚开始并不喜欢江澄。觉得他太骄傲,太无情,魏无羡是他的师兄,他竟然忍心伤他?

聂明玦、金光瑶已死,蓝曦臣也看到了江澄在观音庙那一晚的失态,心中不免有些心疼。

也让人感到奇怪,那时他第一个反应不是去解释金光瑶的死,不是去伤感,而是想去安慰江澄。可惜他刚接近江澄,江澄一个转身就走了。

“……兄长?”

蓝曦臣正在回忆着观音庙那晚,蓝忘机一抬头,就看到一向不走神的蓝曦臣竟然走神了,不免有些奇怪,当下就唤了一声。

“嗯?”蓝曦臣回神,看了看不远处的江澄,又转过头,对着蓝忘机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我没事。忘机,注意照顾一下无羡,不然叔父恐怕又要……”

蓝曦臣的话还未说完,蓝启仁就注意到了他,皱一皱眉头,蓝曦臣只得坐好。

这次的清谈会是在兰陵金氏举行的,如今的家主金凌在给姑苏蓝氏的请帖上特意写上了一句:泽芜君,请务必让思追来!!!

后面的三个感叹号,真让蓝曦臣怀疑金凌出了什么事江澄帮不了他只有蓝思追能帮得了他。

然后聂怀桑又托人转告说:“二哥,这次我也会去,请你务必带景仪一起去!”

第二天出发时,蓝启仁一听要去兰陵金氏,沉思了一会儿,决定同去。去的路上又遇见了蓝忘机和魏无羡,导致了他带着一群人前来。

清谈会结束后,金凌不由分说,拉着蓝思追就走,不顾江澄的怒吼,只回了一句:十万火急!

魏无羡和蓝忘机也是早就不见了踪影。蓝景仪则是在走廊里“偶遇”聂怀桑,很愉快地就接受了聂怀桑的邀请,出去吃喝玩乐了。

就连一向严肃的蓝启仁也离开了,蓝曦臣怎么找都找不到。

于是,现在蓝曦臣只能和江澄交流。

你问其他的宗主在哪里?

哦,他们莫名奇妙地就以各种理由离开了。

“呃……江宗主……”

蓝曦臣刚想打招呼,江澄抬起眸子,一双杏眸水汪汪的,与平日里的阴险狠毒的三毒圣手完全不是同一个人。

江澄赌气似的用衣袖擦去眼角的泪痕,怒视着蓝曦臣,说:“你不是不回来了吗?”

“……啊?”

“我说!”江澄眼中的怒火越来越旺,“你不是说过吗?!不会再回江家了!现在又为何回来?!”

蓝曦臣恍然大悟,明白了江澄是把他误认为魏无羡了,正想解释,江澄就又开始自顾自地说:“你就是这么不守诺言……之前是,现在也是……你说过你要做我的下属的……一辈子扶持我,一辈子不背叛江家的……你说过……姑苏有双壁,云梦有双杰的……为什么全都……”

蓝曦臣坐到江澄身边,搂住他的肩,安慰道:“无羡他不是不想遵守诺言,只是……”

蓝曦臣想起之前有一次,魏无羡和蓝家的那群小辈比酒量,其他人喝一杯,魏无羡喝一坛。其他人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蓝思追却还在那里不紧不慢地一杯一杯地和魏无羡接着喝。

刚开始魏无羡还在那里夸蓝思追不愧是和自己长大的,酒量这么好,后来就醉了,拉着蓝忘机死活不放手,迷迷糊糊地说:“二哥哥……你知道江澄在观音庙那晚为什么会那么生气吗……因为我当初说做他的下属,一辈子扶持他,不背叛他和江家……结果我自己却食言了……你说好不好笑啊?那家伙……”

当初自己还在庆幸自己没遇上过这种事,结果现在就遇上了,真是哭笑不得。

“什么只是?!”江澄的脾气又上来了,想挣脱开怀抱又无计可施,只好把脸埋在蓝曦臣的颈窝处,继续“抱怨”,“你知道我是怎么把金丹弄丢的吗?因为当年我并不是因为执意要回莲花坞取回我父母的尸体才被温家抓住的……在我们逃亡的那个镇上,魏无羡去买干粮的时候,有一队温家的修士追上来了。我发现得早,离开了原先坐的地方,躲在街角,没被抓住,可他们在街上巡逻,再过不久,就要撞上正在买干粮的他了……所以我跑出来,把他们引开了……”

“然后……然后我的金丹就没了。可是我用金丹换了他一条命,他竟然又不怕死地把自己的金丹给我了……”

蓝曦臣一边摸着江澄的头,一边轻声安慰他,直到江澄睡去,心中五味交杂。思考一番后,把江澄抱到了金家客房。他来兰陵金氏来了这么多次,客房在哪儿他还是知道的。

结果第二天江澄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张脸:“我靠!魏无羡你干嘛?!”

魏无羡笑笑,猛的扑了上去,像小时候一样,闷声道:“江澄,你还是老样子,有什么事就往心里憋,什么也不说……金丹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你放心!你想让我什么时候回江家,我就什么时候回江家。”

“那你现在滚回蓝家行吗?”江澄一脸“笑意”。

“那可不行,你先和蓝大哥成亲了再说……”

“我凭什么要跟他成亲啊?!!!”

“你昨天晚上都把他的清白毁了好吗?”

“明明是他毁了我的!”

事后,老百姓们又开始谈泽芜君和三毒圣手的那点事。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魏某人透露说那天晚上蓝曦臣刚要走,江澄就把他往床上一拉,搂着他睡了一晚上。

于是,泽芜君的清白就这么毁了。

辛辛苦苦让妈妈同意了买黄烦烦的语音包,现在就等着黄烦烦来找我啦~
不过至于叶神和羊习习……还是抽语音吧……